時光之硯

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819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模仿遊戲》

 

 
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,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,根據戰勝國之一英國的首相邱吉爾所言,盟軍中貢獻最大的一個人(the single biggest contribution)是英國數學家/密碼學家艾倫.圖靈(Alan Turing)。這場大戰打了整整六年,造成超過五千萬人死亡,是人類史上最慘重的衝突,然而史學家估計,若沒有圖靈,很可能戰事會再拖長兩年,甚至說不定英國會因為糧食耗盡,而最終輸掉這場戰爭。
 
但為什麼,在這之前我們幾乎都不認識這位人物?圖靈的名號,僅存在資訊領域的教科書中,他是現代電腦之父,是人工智慧(Artificial Intelligence,A.I.)這門學科的開創者,是機器學習(machine learning)慨念的啟蒙人。可是為何,很少人知道除了發明泛用型計算機(即多功能的高速運算處理器,亦即電腦)並形塑了我們這一代人的生活之外,他還曾在戰時拯救過無數蒼生?
 

這樣的認知落差,背後成因,也許一部分來自於:他當時加入的國家代碼與解密學校(Government Code and Cypher School)其實是隸屬英軍情報系統的極機密組織,以致於他戰時的所作所為及貢獻,在戰後仍被保密了數十年。另一部分則是因為:在戰後不到十年,他就因為身為同性戀者,而被當時的英國法律判決「猥褻」有罪,甚至被強制化學去勢(Chemical Castration)。最後導致他在四十二歲那年就自殺身亡了。
 
奠基在這樣曲折又龐大的歷史真相上,電影《模仿遊戲》拍成了一部以個人的事蹟旁徵一段歷史、遠指一個時代,並且對戰爭,對科技,對性弱勢者的處境都加以探討的,繁複又引人思考的作品。從圖靈在一九三九年加入解碼團隊開始,以戰時整個「任務」的進程為骨幹,穿插數年後被審訊的日子,和戰前多年他的創傷的少年記憶……《模仿遊戲》將精緻的英式時代劇/人物描繪搭配戰爭的場面點綴,構成引人入勝的張力。同時,它找來當代最優秀的英國演員之一班乃迪克康柏拜區(Benedict Cumberbatch)飾演圖靈,把戲劇的層次感提升到非常豐富。
 

且先從科學的部分談起。二戰當時,德軍用來加密所有電報的系統ENIGMA(謎)在故事中被形容為「世上最複雜的機器」,因為可能的解碼鑰匙(key)有天文數字個而且天天換,造成了盟軍雖然能攔截到德方的軍情指令滿天飛,卻一個也譯不出來。而圖靈的團隊所做的,便是設計出一台機器以電子/機械的運算去測試所有選項,從而找到鑰匙,即時破譯。這樣的技術力驚人,而片中也演出史實所載:在研發途中,團隊一度因為資源不足而瀕臨放棄,所幸他們求助於「最有力的盟友」——亦即邱吉爾本人——而且得到了回應,對方下令「無上限滿足他們一切需求」,才開發成功。據說到戰爭末期,總共有超過兩百台圖靈設計的BOMBE機器同時在線上運作。
 
由此也延伸出:在當時,任何人看待ENIGMA或BOMBE,都只覺得是「機器」,是為特定目標功能、運作流程而打造的機械/電子元件集合。但其實圖靈的構想,同時也是他影響和開創後世的概念,是打造一個泛用性(universal)的計算機,一旦完成,可以被套用在任何目的上。這在當時難以想像,卻成為你我今天不可或缺、能計算複雜的數學/處理音樂和影片/輔助繪圖/幫助文字創作的「電腦」。不妨自問:如今的我們,還會用「機器」去形容筆電、桌機和甚至手機嗎?至少我不會。之所以稱電腦為「腦」,是因為它擁有無邊界的潛力,不像咖啡機只能泡咖啡,吸塵器只能吸塵,電腦可以辦到的事無限多,只要有人寫一段程式丟上去就好。
 
再由此出發,還帶出圖靈在哲學領域的發問:什麼是思考(think)?片名《模仿遊戲》所指的正是經典的「圖靈測試」,即人類該怎麼定義機器懂不懂得思考?圖靈問:這世上有數十億個人,每個人的想法、邏輯、習慣、切入點都不同,那你怎麼能認定,一台機器不同於人?
 

話說回來,《模仿遊戲》的好看,還要歸功於它以諜報的題材對應戰爭局勢,那「和時間賽跑」的張力。圖靈的機器讓盟軍致勝,但在研發成功前,畢竟經歷了數年的掙扎,在那段期間,友軍的資源消耗、人命損失,在在都是壓力。這般焦慮對一個試圖研發(除了自己沒有別人相信存在的)機器的工程師而言,會造成什麼影響?
 
而或許更曲折的,還有在開發成功後,團隊(在片中)因為怕德軍察覺ENIGMA已經被破解了,不得不刻意放掉一些情資,換言之「選擇性地」犧牲某些戰役,以求拿捏一個足夠致勝的平衡。這在史實上被揣測已久,雖然未經證實,但實際想想的確不無可能性/合理性。倘真如此,那當時被迫扮演神(片中台詞)決定誰生誰死的他們,又怎麼面對自己?
 

最後不能不提的,是圖靈作為一個身兼戰爭英雄的劃時代發明家,卻落得悲劇/悲哀終局的宿命。就故事中的呈現,他的個性可說是古怪、難以與人相處,而這源於他的天才性格,也溯至他年少時期的創傷,包括被霸菱,及至交好友(同時是愛情的啟蒙者)的離去。在此,康柏拜區把他心目中圖靈那看似孤傲的孤單,看似魯莽的樸拙,看似陰晴不定的脆弱,詮釋得如針在喉、危危顫顫,到他「晚年」一幕在女主角面前完全無助的戲,康柏拜區自己說,當時他是真的近乎崩潰了在演出。想到曾有這樣一位人物,如此傑出又善良,卻遭受這些對待,他忍不住被悲傷打倒了。
 
再回到圖靈對資訊學的貢獻。前面提過他啟蒙了「機器學習」,是因為他曾提出一個概念:比起精心設計出強大的功能,不如打造一個學習能力強的機器,再餵給它各種資訊「訓練」它。這樣的概念,亦是半世紀後的今天人工智慧的主流。我喜歡這個想法,像灌溉一株小草,盼自然的力量接手讓它茁壯,這大概也是個廣闊的心胸,才能夠「發明」的態度吧!
 

(本文刊登於2015年1月號《人本教育札記》第307期)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