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之硯

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819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輕輕搖晃》

 

 
《輕輕搖晃》的名字,來自片中一首中文翻唱的老歌,亦即墨西哥作曲家在1953年所寫、隔年被美國歌手迪恩.馬汀唱紅全球的經典歌曲〈Sway〉。這首歌你一定聽過,也曾被鄧麗君翻唱叫〈盼望〉,但電影裡出現的中文版,不確定是不是鄧麗君,或其他不知名的版本,或根本是虛構的。有別於原名「Sway」,在此電影標題用了「Lilting」這個字:更溫柔,更輕快,甚至更有感情一些。
 
為什麼要說上面那一大段?因為《輕輕搖晃》就是這樣一個關於翻譯,關於世代價值,又且輕輕柔柔共舞的故事。電影一開始,年輕男子理查來到一座郊區的養老莊園,他此行的目的是探望六十多歲的婦人珍(Junn)。珍是華人移民,來到英國已經三十多年了,她的丈夫早逝,唯一的兒子凱(Kai)又在最近車禍離世。對眼前這位自稱是凱的「摯友」的男孩,珍心裡有著三分感懷,和七分的疑慮。而其實,理查是凱生前的同志伴侶,他們在一起已經四年了。
 

當然珍並不知情。或者,作母親的不可能都沒猜到,只是她從來不說破,也多多少少在逃避吧?凱一直在等待把話說開,把媽媽接出養老院回家住的契機,現在卻一切成空了。珍不會說英文,獨自一人面對珍的理查,則有多少話不知從何說起。由此出發,《輕輕搖晃》其實是個失去兒子的母親,和一個失去愛人的男子,在語言隔閡/文化差異/角色輩份/性別歧見的阻隔糾結中,怎樣跨過衝突,面對心中共有的悲傷,再重新自處的過程。
 
這是柬埔寨裔英國導演許泰豐(Hong Khaou)第一部自編自導的長片。多少取材自他本身的移民後代身份,尤其是他「三十幾年來都不願學英文」的母親,許泰豐請來經典武俠港星鄭佩佩擔任女主角,搭配《香水》及007系列的新「Q先生」班維蕭,就人物張力而言,不論獨角或對戲都非常足。在視覺上,許泰豐說他師法的是王家衛的《花樣年華》,但就故事題材,又讓人不禁想起李安的《喜宴》。不過,有別於《喜宴》的華人味和一點點喜趣,《輕輕搖晃》有種清淡卻情濃的特質,它看著主要角色的悲傷,而且沒有真正緩解,只能在彼此的陌生和遮掩和互不諒解中,投射自己的困頓處境,逐一解之。
 

片初,珍就抱怨自己獨自一人被「囚困」在這沒有歸屬感的國度中,沒有家的氣味的養老院裡。她和丈夫當年以為,來到一個更進步的社會,會給自己帶來舒適幸福的生活,給孩子更好的未來。但流浪永遠是流浪,無盡的去處也意味著無處紮根,沒有可供回頭的記憶累積。這是《輕輕搖晃》關懷移民的主題。對於西方世界中的華人,花了大半輩子還是無法從心底融入當地社會的飄零心境,特有一番描寫。尤其當這樣的文化斷裂,發生在自己和孩子之間——比起原生文化,在這裡長大的第二代勢必會更認同當地的價值,且不論他們未來能否真正被這社會接納,對於家中長輩的固守本位、不願適應(adapt)和改變,他們同樣有諸多的不解和不滿。這樣的世代悲歌,可說是為了下一代「幸福」而不得不的代價。
 
然如今,兒子不在了,那一切犧牲更成空。故事中期,為了幫忙珍拓展社交,也為了自己能夠和她對話,理查找來一個華裔女孩凡(Vann)幫忙雙向翻譯。而隨著真正接觸,秘密和失落和怨懟,不敢說或不曾說破的一切,也被逼到角色之口,隨著多方/多層/多種語言的交匯擦出火花。不論在凱的生前或身後,珍都覺得,是眼前這名男子「搶走」了自己的兒子;反之在理查心底,關心甚至照顧這位女性,是愛人念茲在茲的遺願,這也成了他能夠碰觸曾有的愛情的最後方式了。不過,橫亙在他們之間的,不只有性別觀念的歧見,不只是溝通上的困難,還有更綿長的文化差異。
 

且回頭看片中一連串的人名:「凱」、「凡」、「珍」,都洋味十足,不難猜測這是個透過西方目光看待東方文化及其價值的劇本。許泰豐本身不會寫中文,所以中文唸白應是先寫成英文,才逐句翻譯的。這也解釋了為何經驗老道如鄭佩佩,在片中說起話來依然有種文藝腔;但這正好凸顯出片中另一道主題,亦即在性別、輩份角色(母親與兒子的情人)、移民處境之外的「東西差異」:
 
無法融入當地生活的珍,時時對兒子說「我才是你的家人」,希望孩子陪她,覺得親子同住是理所當然。這正是東西方對家庭觀念的核心不同。理查與凡,從他們的角度試圖幫助珍,希望讓她交朋友,有自己的生活圈,這則是西方式的人際概念。然有趣(而且也動人)的是,藉著最後的把話說開,《輕輕搖晃》並沒有讓故事的收束往東西哪一邊的價值傾斜,因為這樣一來,其實都是勉強人違背自己的性格。
 

在故事最後,珍去參觀了理查和凱同居的家,理查燒得一手好中國菜,甚至一度邀珍住下來,但她拒絕了。面對理查質疑珍一直透過「內疚」控制和勒索孩子,她則是回道,這樣的內疚原本就會發生在一代又一代的親情裡。孩子長大了,有自己的生活,能陪父母的時間少了,所以內疚是必然。但每一代都是如此。而如何面對這樣的內疚,也在適當的時機彌補和表達感激,也許這才是東方觀念必須釋然,西方價值也可以多想想的地方吧!
 
《輕輕搖晃》作為一部初試啼聲的作品,讓人看見導演的細膩,即使有些(中文的)對話不那麼自然,但演員的戲味十足。據說這部片只花了十七天拍攝,最後的呈現是精緻,而且深情。在這移民潮早已邁入第二代第三代的時間點,有個這樣的故事反思這全球化的其中一環現象,實屬難得。
 

(本文刊登於2014年12月號《人本教育札記》第306期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