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之硯

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819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愛回來》

 

 
二零一四年的春天,全台灣關注社會議題、政治動向、新聞版面的人都共同上了珍貴的一課,在民主法治的外在「形式」已經在這座島上運轉了數十年後,我們終於迎來一場關於公民意識/體制界線/自由價值的內在啟蒙。很多人說,這實在來得晚了,來得太遲了,我則寧願相信這樣的悲觀來得太早了。民權、普世人權乃至法律的存在意義,都因為這次衝撞而一再再從不同角度、以不同力道在所有關注者的心中激盪。由此帶來的視野轉換,源遠流長,不是一時能斷言的。
 
這也讓我想起:不過才去年十一月,彼時這一切關於政經法治的抗爭尚在遠方,當時島內對於性別平權、多元成家的贊成與否,已經先有過一段時間的針鋒相對。而那時的各方論述,一如所有社會或泛政治的議題,是散佈在一片複雜的光譜上的。但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是,在支持者的陣營中有一種聲音是這麼說的:「我支持多元性別者彼此可以結婚,但能不能領養小孩?這我還有點猶豫……」
 

說遲,其實也還不遲,半年後的今天我們有了《愛回來(Any Day Now)》這部電影,幾乎切中要害地回答了這個問題。在2012年拿下多項性別主題影展的大獎、及主流影展觀眾票選獎的《愛回來》,改編自十五年前發生在美國佛羅里達的真實新聞,但把時代設定推前了二十年:在七零年代的洛杉磯,一個在同志酒吧擔當變裝皇后(drag queen)歌舞秀台柱的帥哥魯迪,和他任職檢察官的男友保羅一起,收容了隔壁(因為販毒而入獄的)女鄰居患有唐氏症的兒子馬可。魯迪悉心地照顧小男孩馬可,不僅給後者一個溫暖健康的環境,也培養出真摯的感情,直至魯迪和保羅下定決心領養馬可,想把這樣的美好三人家庭生活永續下去,橫亙在他們面前的卻是法律的不領情,和週遭眾人的反感。於是這部可愛得像童話的電影,最後卻是再次提醒我們:現實總是比童話故事殘忍。
 
同志家庭究竟該不該/能不能領養小孩?我在上兩段所提到的,抱持猶豫者的論點通常是:「我們並不懷疑同志家長可以給孩子健全的環境和人格成長、價值觀等等,但我們擔心這社會的觀念還不夠進步,而這會讓這些孩子們出門在外、飽受歧視。」聽起來似乎很客觀。但在此,且先不論一個社會的價值偏差不該以懲罰/剝奪少數人權利的方式來治療,就只看《愛回來》的例子吧:片中當保羅親任魯迪的律師,為他在法庭上打這場監護權官司,他所道破的事實是更令人心碎的:「看看馬可,一個唐氏症的大男孩,他在一般的社福中途之家、待領養系統中,可能待再久,都不會有人想要領養。但我們想要他。他是我們的家人。」
 

法律的存在,或說是法律賦與人民的權利,應該要是一切的基礎。重點不在於法律該允許你什麼,而在於它不該「不允許」你什麼。當法律要限制某種自由,必須有完整而無遺漏的限制理由。《愛回來》展演給我們看的,正是在某種具體的情況下(而且是你我都能想像、真實可能發生的情況),一個孩子竟然被卡在真心愛他願意照顧他的一對同志雙親、以及毫無安全也無希望可言的黑洞般的未來之間。就只因為法律不准,他被從前者推向了後者,這是多麼荒謬的現實?這又是哪門子的「孩子是無辜的,他無從選擇父母,所以『不該』讓他有個可能被歧視的人生」?
 
回頭來看,《愛回來》將它所根據的真實新聞(佛羅里達史上第一樁同志領養孩子成功的案例)往前拉了二十年,彼時不論法令或民情都較現在的美國落後,由此也給予故事一個哀傷的結尾。不過,整部片依然是溫暖的,不時散發著討喜的魅力,飾演主角魯迪的艾倫康明本身就是一位公開的雙性戀演員(他曾有過一段九年的異性戀婚姻,以及如今已經八年的同性婚姻),同時也是個性別平權鬥士,他以拿捏精準而不浮誇的氣質演出了這個在《沙漠妖姬》的二十年後、再次征服了觀眾目光的變裝皇后,當他不無得意地說著自己的『故事』:「男孩遇上女孩,男孩和女孩結婚,男孩和女孩離婚,男孩遇上他的真命天子!」那般神采飛揚,既是他戲中角色,也是他戲外本人的心路吧!片中康明還有幾次開口唱歌,那深情富磁性的嗓音,更著實迷人。
 

再說回多元成家的議題,對於什麼樣的人可以組成家庭、什麼樣的家長可以教養小孩,自認為在「捍衛幸福價值」的人總是信誓旦旦,認定他們心中那幅美好的家庭圖像才是真正、唯一的幸福。但世界從來不是如此。單親、經濟弱勢、隔代教養……等等各式各樣不符合這張「完整圖像」的家庭型態,一樣能教出一個個心靈健康、價值觀健全、懂得尊重自我與他人的孩子。更何況,在世間多數人實行的異性戀家庭的結構中,不也有各式各樣的衝突、殘缺、欺騙和冷落,需要承擔和被克服?那不可外揚的家醜,那一本本難念的經,那多少關愛依賴冷落和誤解,那人與人相處的困難,都從來沒有少過。
 
記得去年底,當輿論的辯駁正盛,作家駱以軍曾寫下一篇臉書文字,大意是:愛情與婚姻與家庭,原本就是世間最難修習的一課,而任何兩個相愛的人,想被社會接受和認可,所圖的,不就是個祝福而已?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難處,而伴侶的形成,家的形成,親情的形成,終歸都源自於愛。這麼難得的,堅韌的,準備迎戰前路艱難的愛。所以為什麼不給它個機會?
 
而《愛回來》帶我回到了那半年前的思緒裡,這一次,我也帶了更堅定的信念回來。
 

(本文刊登於2014年6月號《人本教育札記》第300期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