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之硯

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819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悼 Roger Ebert:1942~2013


 
一早起床就看到非常傷心的消息:我最崇拜最敬愛的影評人羅傑艾柏特(Roger Ebert)在抗癌超過十年之後,終於還是過世了。他被喻為世上最有影響力的影評,在芝加哥太陽報(Chicago Sun-Times)寫了四十六年的專欄,據他說每年要寫超過兩百篇評論、去年(2012)更是生涯之最(寫了306篇);他在1975年成為第一個拿普立茲獎的影評人;他出版超過二十本書,招牌的「兩隻拇指讚(Two Thumbs Up)」不但是電影的最高榮譽之一,也成了註冊商標;他還主持過自己的電視節目,他還十幾年來每年定期舉辦自己的影展Ebertfest……
 
說了這麼多,只夠描述他多「偉大」而已。但該怎麼解釋他對我的意義?不如直接講個小故事吧:今天早上,在我開瀏覽器準備翻臉書的同時,也照例打開PCMan準備上BBS。而在得知他離去的同時,我的PCMan視窗裡除了PTT、PTT2,還有兩個每天固定會被打開、又固定會被關起來的網頁,已經放在那超過半年了。它們是艾柏特寫的《桃姐》和《神隱少女》的影評。
 
為什麼我一直把它們放著?因為,我捨不得讀。
 
更精確一點的說法是:我一直想等個涼風舒適精神飽滿、無事一身輕的下午,好好讀這兩篇。就像有些經典片我始終捨不得看一樣。這麼等著等著,竟成絕響了。
 
這些年來,艾柏特的影評是我唯一長期而且每篇固定追蹤的外文影評,甚至幾乎每一場電影一看完、走出影廳還在下電扶梯的時候,我已經在手機上查他的網站有沒有寫過這片了。他的文字有力、流暢而且沒什麼距離,沒多少專業術語和書袋包袱;他的涉獵範圍廣,不拘泥技術細節,對年輕的電影作者更是加倍照護……
 
我不敢說自己是他的學生,但從他的文字裡我的確領受了一筆又一筆的典範。他身為全世界電影人的閱讀對象,全世界新手或電影學生的導引者,最常用的評論態度卻不是針對手法、結構、形式、邏輯或哲理,而是針對「情感」。不只一次在他的文章裡,我讀到這句話、是他對一部電影最誠摯的讚賞:「This is a movie with a heart。」
 
而這,也是我多年來寫作上最認真把握的準則。
 
羅傑艾柏特認為一部電影的「心」比它的腦袋更重要。而這樣的他離開了,但我會秉持這信念下去,永遠永遠。今天下午,我本來要把這篇悼文寫完波上,趕在茫茫雨中和大家一同緬懷他,但最後停筆了。我發現我無法那麼快消化這件事。於是我臨時做了決定:出門去,到光點華山去看了侯孝賢的《珈琲時光》,另一部我「始終捨不得看的經典片」。
 
然後,在那些日常的滋味、街角的風景,雲落的屋際和電車聲中,我知道我找到向他告別的最好方式了。我會一直看電影下去,我會一直寫影評下去,因為唯有如此,我才能一直記得他的滿滿豐富的人生,和那愛護電影的「心」。
 
謹此紀念我最尊敬的影評人Roger Ebert,1942~2013。
 
在此也跟大家分享兩天前,他在報上寫的最後一篇文章:
http://blogs.suntimes.com/ebert/2013/04/a_leave_of_presense.html
 
以及,我始終未讀的兩篇影評:
《桃姐》
http://rogerebert.suntimes.com/apps/pbcs.dll/article?AID=%2F20120808%2FREVIEWS%2F120809985
 
《神隱少女》
http://rogerebert.com/apps/pbcs.dll/article?AID=%2F20120711%2FREVIEWS08%2F120719998
 
如果你對他有興趣,現在開始認識絕對不遲,他的網站上存有七零年代至今寫過的所有影評:
http://rogerebert.suntimes.com/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