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921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《復仇者聯盟》


 
好,這一回要從我最愛的那個鏡頭講起:
 
當大戰正酣,洛基(Loki)和他的外星軍團在曼哈頓上空肆虐,而眾英雄們忙著回擊,有一幕是先帶到黑寡婦在飛艇上和敵人纏鬥、如入無人之境,這時候視點被一旁掠過的鋼鐵人吸引、跟著他降落地面上和美國隊長合擊,後者將他放出的光束用盾牌反射、流星般掃倒了一排敵人,這時東尼隨即又起飛、鏡頭順勢一帶,制高點上鷹眼正行雲流水地抽箭拉弓、狙殺四處紛飛的敵艇,而焦點又跟著他的一支箭凌空、飛往一旁的外星魚龍母艦上,索爾正跟浩克聯手,一陣驚天動地的雷擊痛砸後,他們撞進一棟建築裡。
 

那當下我真的笑了。滿足而莞爾地。在這顆(非傳統意義上的)「長鏡頭」裡,是導演的功力和片子的魅力盡現,是讀者多年的夢想終於化作現實,是這場大戰的一個小段落、卻是整部片的菁華濃縮——在喬斯惠頓(Joss Whedon)手上,《復仇者聯盟(The Avengers)》有漂亮的場面調度、一氣呵成的暢快感,事件的時間篇幅雖然短,但每個角色鮮亮又搶眼。看完後,我花了點時間思考在熱血和興奮、與客觀的評論間,該如何取捨?然後我問了自己這個問題:「對一部介紹『復仇者聯盟』登場的電影,你覺得最最重要的是什麼?」
 
答案是:「團隊的氣氛和戰場上的合作」。而它都精采地辦到了。所以,儘管這不是一篇像《黑暗騎士》那樣徹底拜服的文章,但也絕不是一篇想挑剔的、想表達什麼失望的心得。因為我一點也不。
 

但說真的,不敢相信啊!距離驚奇影業(Marvel Studios)的第一部《鋼鐵人》電影(亦即第一次聽說「復仇者聯盟」這回事)至今,竟然也四年了。想當初小勞柏道尼以一人的魅力、撐起這位對台灣觀眾而言比蝙蝠俠和超人都陌生不少的英雄,之後驚奇的一連四部片都雖然企圖心保守,但維持了「繽紛精緻又帶點人性」的氣質。一切的鋪路、五部前傳,就是為了這次「復仇者集結(Avengers Assemble)」。我自己並不算個美漫迷,但我不難想像有多少美國男孩們、或曾經是男孩的如今三五十歲的鐵桿書迷們,有多麼期待看到此劇——就像你我多麼期待看到一部真正重現漫畫裡那熱度和氣味的《七龍珠》、《幽遊白書》真人版一樣——那是多少年來的稚氣,和心照不宣的共同的幻想。而這些一磚一瓦、一鋼一鎚搭起的舞台,如今終於燈亮了。
 

當這支導演筒最終被交到曾以《魔法奇兵(Buffy the Vampire Slayer)》、《螢火蟲(Firefly)》等影集及電影《衝出寧靜號(Serenity)》奠定科幻教父地位的喬斯惠頓手上,《復仇者聯盟》的樣貌幾乎就底定了。這絕對是一部「聰明」的電影,一場快節奏的熱鬧商業大秀,一次高難度的群戲整合,及一齣近年來最極品的喜劇。沒錯,它還是有缺點,譬如角色掙扎不足、值得發揮的觀點差異和心態磨合都太快帶過了;譬如幾次隊員內鬨(東尼跟索爾一見面就打架、索爾與浩克的纏鬥)實在無聊,明顯只是為了秀特效;譬如反派太單調太薄弱了(洛基很棒,但那些外星人根本是活動飛靶),但這都掩蓋不了全片滿滿的能量。這電影絕對不容易拍,必須同時滿足片商、書迷、影評和一般觀眾的期待。而在此,我確信惠頓已經拍出他夢想中的樣子了。
 

在《雷神索爾》最後,神界阿斯嘉的二號王儲洛基墮入黑洞,卻得以附身在賽維吉(Selvig)博士身上,進而窺得神盾局(S.H.I.E.L.D.)藏有宇宙魔方(The Tesseract,《美國隊長》裡紅骷髏的神器)的事實。到了《復仇者聯盟》,洛基聯合了外星種族奇塔瑞(Chitauri)大軍,為的是一個所有英雄電影首部曲的反派都被規定要肖想的目標:奪取並統治地球。這故事因此,一句話就可以講完了:神盾局長尼克弗瑞(Nick Fury)別無他法,只得啟動「復仇者計畫」來應變這場危機。而他最後成功了。
 

必須承認,在累積了夠多「前情提要」後,《復仇者聯盟》可說是肆無忌憚地、只想專心扮演「匯流」的角色,對觀眾理應熟悉的四大要角沒有/也不需要花任何力氣塑造。這是它敘事上的先天優勢,卻也是戲劇成就上的侷限:不曾挖掘更內心深處的可能(如優秀的《蜘蛛人二》或《黑暗騎士》那樣),而是專注地交代他們如何「集結」,及怎樣「出征」而已。這整場戰役就是電影的核心。(所以應該改名叫《復仇者聯盟:第一戰》才對嘛!)
 
但接下來,我想嘗試從三個不同的角度來解讀為什麼《復仇者聯盟》讓大家都鼓掌了:
 

首先是站在一個原著粉絲的立場。《復仇者聯盟》滿足了多少漫迷最大的夢想:把所有超級英雄集中在一部電影裡,看他們各自發光、或彼此相會,不論個人特質或戰場上的超能力,都互相激盪碰撞,這不正是把他們「丟進同一個房間裡」最重要的樂趣嗎?——你看看,東尼的碎嘴和自戀果然惹惱了不少人,更被隊長點出他那彌賽亞情結的背後其實缺乏為他人奉獻的心,而是只想站在鎂光燈焦點而已;反觀隊長的剛健正直、果敢堅忍,在這時代和這群人裡顯得格格不入,但正是他的「脫節」為這故事注入了某種清新(因而有說服力)的英雄精神;再看看布魯斯的個性,他的低調猶疑溫吞的性情,是本片一大亮點,他的聰敏讓他和東尼很有話聊,但他的溫順又襯托出所有人和他小心翼翼互動的背後、其實掩藏著對「另一個他」的懼憚;這又帶出另一個讓書迷絕對興奮的賣點了:想看看復仇者隊上最強的兩個成員「索爾」和「浩克」一旦開打,誰會佔上風嗎?
 
有了這一切,再加上娜塔莎的專業諜報能力(向洛基套話的那場戲極好!)和近乎無敵的膽識、身手(《鋼鐵人二》裡那段根本是小菜一碟)及鷹眼強悍的戰技,勢必讓對這些角色們如數家珍的老書迷興奮不已。甚至為了幾場大家你來我往的「吵架」戲,就一定有人想去看第二次才對。
 

那若是從一般觀眾的眼光來看呢?《復仇者聯盟》有兩大優點,讓我敢肯定它是一部超「好看」的電影。首先是幽默,這劇本的喜感之高檔、節奏(Comic Timing)之精準,堪稱近年來好萊塢頂級,從索爾(在會議桌上)、娜塔莎(在電話這頭)、洛基(無奈地舉著魔杖)到東尼(族繁不及備載,我最愛他被索爾意外「充電」到400%後、自言自語的那句「How about that?」)都有極讚笑點,而一場「霸凌戲」更是所有人看完後一定津津樂道的。這種絲毫不畏於展現喜感的勇氣,正是喬斯惠頓的招牌氣質。
 

第二個優點則是武戲的精采調度,亦即動作的美感。《復仇者聯盟》把一票超能力南轅北轍的英雄放在同一塊戰場,既要避免獨厚某些角色(像《X戰警》那樣)又得創造合理的分工邏輯,這是本片的最困難點之一。但正如我文首說的,喬斯惠頓在此掌握得真好,隊長的體術之美、索爾的雷電之氣、東尼的飛行鏡頭和空戰火力、鷹眼的俐落和彈無虛發、娜塔莎的輕巧、浩克的無敵破壞力,都不只迷人,更穿梭交織得合情有理。此同時,隊長還發揮了他的軍人專業,為大戰後半提供了戰術上的意義。在許多評論裡,我都讀到別人拿這場戲和《變形金剛三》的芝加哥大戰相提並論,但我得說:在看完此中的理路之清晰、團隊的默契後,麥可貝真該拿雷神之鎚敲自己的頭啊!
 

那第三方面,從評論者的角度,《復仇者聯盟》真的不只是一部超爽的爆米花片嗎?我的眼光會否已經太像一個粉絲、而失去了客觀?確實,喬斯惠頓的聰明在於以快節奏和連發的笑點點亮從頭到尾的魅力,而這樣的特色讓我看完後一度懷疑:會否這只是在掩蓋空有大亂鬥、實則沒什麼內容的心虛?
 

但仔細想想後,我發現答案根本是另一面。
 
在它的故事沿途,《復仇者聯盟》曾否在幾座「認真」的碼頭稍作停靠?答案是肯定的。在整場戰亂的核心,是索爾與洛基(一聚首就繼續吵辯)的兄弟家國/父愛爭執,這是從《雷神索爾》就已鋪排的衝突點;而整個復仇者團隊的集結,自然也顯露出這票英雄誰也不服誰、不夠正視這場危機的紛亂,他們吵著「武力是為了抵擋外侮的必須」、「但正是你的武器引來了洛基的目光!」——是戰火吸引戰火,仇怨孳生仇怨,面對戰爭這件事從來就沒什麼主動或被動的絕對差別。直到最後隊長說了(他是團隊核心價值的象徵):「我亦不願聽命於他(弗瑞),但在這節骨眼,唯有我們彼此合作才能面對」,復仇者聯盟才終於正式成立。(而別忘了:在神盾局背後還有WMD(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,大規模毀滅性武器)的子題存在,這些都是痕跡。)
 

此同時,這故事還藉由兩個面向試圖辯證「英雄」這件事。先是洛基首次現身德國,他的話裡已經提及人性中潛藏的「集體臣服」的慾望,而在隊長身上,那已成過去的美國價值和英雄主義的象徵,又對比於在這解構的時代裡、講求創意和變動(變心)及避免對單一人物的膜拜。但隨著隊伍成形,這故事其實更想要說:英雄的塑造並非來自於人們服從、追隨一個強者的慾望,而是其所象徵的某種美好意念,以身代象成了你我的信仰。
 

這一切延伸思考,在我看來,反而是被那些爆破和笑聲掩蓋而成了點水蜻蜓。我更看在眼裡的,是這劇本多麼巧妙地把戲份散佈得又勻又亮——仔細回想,每個要角都至少有一場和洛基的對質/恩怨/牽扯,因此也都有參戰的理由;而當你看完,心底同時冒出了「這根本是索爾續集嘛!」、「隊長的畫面好多好出鋒頭!」、「東尼又一次扮演了救世主!」、「浩克是本片的最亮點!」、及「鷹眼真是帥氣滿點!(他那把弓好讚啊,而且特寫的武器細節超多)」和「娜塔莎才是整場戰役穿針引線的靈魂人物啊!(她的武戲一再讓我想起「寧靜號」上的天才少女River)」等等這麼多聲音,這時候你才驚覺:每個角色的存在感都這麼重,這究竟怎麼辦到的?!
 

從前半俐落的「各自登場」到時而莎劇時而科幻星艦的場景色澤、到一群聰明絕頂又有魅力的「大人物們」的互動,這故事快慢有致地拍出了隊長的英氣、東尼的雅痞、索爾的豪膽、布魯斯的溫柔眼神,更別忘了最多機會展現「演技」的洛基,他的優雅身段狡黠笑容,他的稚氣和沒耐性,他那操弄人心的言語和他的樂在其中……每個人都徹底「發揮」了,就連根本客串性質的小辣椒都好居家好可愛!
 

在事前做功課的時候,我特別喜歡喬斯惠頓對他一手創造的太空影集《螢火蟲》的形容:「這是一艘星艦上的九個船員、望進黑暗無光的太空裡,九個人都看見不同的風景。」我相信在製作《復仇者聯盟》時,他的信念更是如此。此中的每個英雄對「超能力」這件事(或說是對英雄這個身分)都有不同的想法,東尼把行俠仗義當作自我完成和自尊疊加的方式、隊長則視這一切為聽命救世之職;對索爾而言,祂的疑惑在於自己是否有資格善用這力量?而在布魯斯心底,又是對(擁有絕對破壞力的)自己的無法信任(很像個擔憂「絕對的權力會讓自己腐化」的現代知識份子吧?)讓他時時處在焦慮和痛苦中。
 

同時這些角色又各有各的偏執、失落、或贖罪的心情。讓鋼鐵人最初誕生的,是東尼彌補自己「死亡商人」過去的意志,然對娜塔莎而言,探員生涯的戰果再輝煌、也掩蓋不了對黑暗過往的自責;而對最陽光的隊長來說,他的時代和那場錯過的約會,是永遠不可能復返的了。將這群人物串起的,是惠頓精采的情節編織,及讓人意想不到(卻很有效,好詐啊!)的「賜死」某個配角。或許他沒有諾蘭的沉穩(及顯示在畫面上的從容和沈重),卻有他外放的魅力。當故事最後,總是在自己的電影裡憑藉一己之力維護正義(並接受掌聲)的東尼,竟也學會了當個團隊成員(team player),至此,《復仇者聯盟》的感性深度已然建立。
 

在浩克一拳擊沈了牠們的大龍骨母艦後,被激怒的奇塔瑞士兵在戰場四周、壁上樓間同聲嘶吼挑釁,而這時候,世界上存在著兩種人:一種在看見接下來那個三百六十度環繞、眾英雄們整隊備戰的鏡頭時,沒什麼感覺,另一種則會熱血得渾身起雞皮疙瘩。而我正是後者。所以我要說了:2012年,歷史會記上一筆,這是全球觀眾等待了四載、多少代書迷盼望了四五十年的夢之實現。這是MARVEL的《復仇者聯盟》,一部讓DC從此失去了藉口不拍《正義聯盟(Justice League)》的電影。
 
 
 
延伸閱讀:《黑暗騎士:黎明昇起
鋼鐵人》、《美國隊長
蝙蝠俠:開戰時刻》、《黑暗騎士
特攻聯盟》、《超人再起》、《X戰警:第一戰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