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921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《2012金馬奇幻影展》小記(中)


 
【信我者,得往生 / Salvation Boulevard】★★★★
 
《信我者,得往生》讓我在戲院裡大笑不已,雖然明知在影展看一部這麼「好萊塢」的片實在很遜(哈哈哈),但隨著劇情越發展越荒謬、越嘲弄玩笑越大,突然有點明白或許這樣的電影要在戲院大規模上映,是會碰到一些困難的喔!
 
原以為這將是一部關於邪教的(或道貌岸然的神棍的)殘酷警世片,沒料到原來它這麼喜劇,彷彿柯恩兄弟或蓋瑞奇的手筆,捧腹程度馬上擊敗了中午的《多田便利屋》。這是個關於熟男帥牧師(已經退役的007,雖然他有人性的弱點但的確是善良的)跟無奈的小信徒(由常常很無奈的葛瑞格尼爾出任)不小心闖下槍傷大禍,而引發的一連串失控事件。在這故事周邊,有很三八的珍妮佛康納莉(天啊妳的形象!形象!)很嗨的梅莉莎托梅(永遠搶眼的女配角),及只演兩場戲卻是我全片最愛的艾德哈里斯(好久不見將軍大人,拍這片玩得很開心吧?)光是以上這些卡司,已經夠驚人了,但這故事引人注目的還是它的話題。
 

不難想像,這故事應該會讓無神論者看得頗爽,信徒們則看得非常被激怒、氣得牙癢癢吧!只是除了開頭沒多久的一段對話,它其實沒有太深入辯論宗教的可信與否、核心價值、好壞處甚至理性影響的意圖。它就是用事態的亂攪和周邊人物的(因為對神的篤信而來的)非理性應對態度/語言/情緒,來嘲弄信仰價值觀,及其建立的生活方式/社會結構。於是看到最後,我得承認它帶來的思辯效果,是小於預期的。
 
但仍是開心,這整趟歷程的靈光,不論喜劇或荒謬的點,都閃而眩目。也感謝演員名單的星光熠熠。而就在我覺得它自認的聰明已幾乎變成「不厚道」的時候,它又在最後以一個釋懷的表情和一個小小玩笑「赦免」了宗教本身。於是鼓掌了。四顆星。
 
【房間就是太平間 / Burke and Hare】★★★
 
其實是意外又不意外,《房間就是太平間》比起昨天的《信我者,得往生》又更商業片了點,全片從色調、場景、節奏到喜劇氣質都接近當紅的《福爾摩斯》系列,好看度也介於它的兩集之間。這是個關於兩個窮傻蛋想過好日子,而不知不覺(非「不得不」喔)變成連續殺人犯的故事。說得這樣詼諧,又摻了點重寫歷史的企圖,再加一點愛情調味;若從血腥度來看,又的確有獵奇效果。
 

可惜的是,它有盡量想聰明的企圖,卻在一些緊要關頭還是放手了,只保留「好玩」和「好笑」而已。最大的賣點大概是主演的賽門佩吉和安迪瑟奇斯吧?因為有這兩位而讓這喜劇有基本的品質保證,但也因為佩吉的主演,而讓人期待特別高,結果《房間就是太平間》的劇本比起他自己參與創作的電影(譬如,不用說從前那些豐功偉業了,光說最近的《我們撞到外星人》)就顯得弱了不少。一開場的節奏很吸引人,但接著就不時冷掉,最後導往的收尾甚至讓人難以判斷是依然嘻嘻哈哈,還是種「玩過頭」的警世感。(又或者,真的想營造浪漫?)
 

不過,就如我這幾天最常說的:還是值得一看的。不只有佩吉,有瑟奇斯的擠眉弄眼,還有艾拉費雪的逗趣口音(她的角色比起《愛情三選一》實在黯淡了不少),還有湯姆威金森和久沒看到的提姆科瑞。光看這些精實的演員,就很夠了。(噢而且那些屍血淋漓也的確「奇幻」!)三顆星。
 
【沙漠妖姬 / The Adventures of Priscilla, Queen of the Desert】★★★★
 
時至今日,我想我可以很放心地說:「找一百個年輕人來看《沙漠妖姬》,至少有九十個會樂在其中吧!」這部將近二十年前的電影,即使現在看來依然「刺激」;但反過來說,在當年就有如此自在的、奔放的,且更重要的是幾乎不沈重而自信陽光的「性別嘉年華」電影(LGBT都照顧到了!)真的很了不起。
 

若從現在的角度來看,則《沙漠妖姬》最能提供的樂趣,會是兩部分:演員和歌舞。事前就知道這片裡有(令人難以想像的)雨果威明和蓋皮爾斯了,但實際進場,還是被兩人充滿「可能性」的演出逗得大樂,愛隆王史密斯先生(還有巨無霸!)的溫柔和笑容,是後來形象嚴肅的他極少展現的;而傷痕硬漢蓋皮爾斯的輕巧與躁動、活潑伸展更是讓人大驚艷,那幾場車頂鳳凰戲,太讚啦!(搭配遠景鏡頭,任何舞台劇都難有這效果)這兩個「年輕人」圍著其實戲份最幽微、角色深度最夠的老將泰倫斯史坦普(Terence Stamp),由他詮釋那一方面蒼老、一方面細膩的母/姊氣質,這收放皆有、深淺皆見的精闢「姊妹情」對我而言,比《伴娘我最大》動人多了。
 
而歌舞部分,因為其實通通對嘴,在聲音上是自成一格的好聽輕搖滾(最後「媽媽咪呀」出現時超感動!)在舞蹈上又更是著力甚深,化妝舞步燈光效果一樣不馬虎,好幾度全場被他們(噢抱歉,是「她們」!)的演出逗得大笑鼓掌,這種氣氛,就是參加影展的目的呀!另外我也想到:就是在這片的兩年後,同樣在澳洲的巴茲魯赫曼拍出了《羅密歐+茱麗葉》,片中一段家庭舞會的黑人皇后戲,讓年幼的我印象深刻。真正是光榮傳統。
 

最後我想說說觀點細節。在這樣的故事裡,既把性別少數人士和他們的內在/外在呈現得大方繽紛,又不免在幾乎所有場合,將純粹的直男/直女斥責了一番。我想這無所謂對錯,畢竟戲劇是要採取立場的、要傳達訊息的,憤怒或抱怨或委屈或寬恕都好。讓我稍稍皺眉的,是片中兩個稍有戲份的女配角,一是「男人婆」一是「歇斯底里妖女」(且為東南亞面孔),都被欺負得太超過了。或許在1994年,這樣不知不覺的歧視並沒有惡意,只是個還不夠小心的時代而已,但身為現在的觀眾,還是得有足夠的敏銳去辨別之,並進一步修正目光才是。除此之外,真的是不容錯過的經典。四顆星。
 
【花神咖啡館 / Cafe de Flore】★★★★
 
唉!說真的,好可惜啊!《花神咖啡館》其實有機會成為我這次影展的第一部五星級電影的,卻被它自己的企圖心搞砸了。一切的條件都很好:演員、場景、攝影、風格,題材和甚至人物的狀態都很有力,又有甚好的音樂品味;從它的第一幕開始,迷離的視覺搭配旁白及低頻配樂,那魅力已經驚人,更不落俗套。只是,它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這樣的迷離收束、沈澱成兩條線,在眩目的花叢裡好不容易開出路來、通往目的地的時候,我們已經失去耐心了。
 

這部電影的劇情不好講,不容易輕鬆看懂,也其實沒有聊得太清楚的必要。只要知道它有兩條主線,各由一組人物和他們的困境定義自己:在加拿大,現代明亮的宅邸裡,一個前中年的父親(很像酷玩樂團之克里斯馬汀)、他的兩個女兒和他離婚後的新女友住在一起。男人為了這絕世美女,離開了自己從少年時代至今二十年的伴侶;鏡頭除了看這家人、看其中的長女對這未來繼母的不滿,也看著兩個戀人顫顫地處理心中的罪惡感,更深入關懷了那被遺棄的妻子,她的價值認知、脆弱與堅強。
 
另一邊,則是個法國巴黎的單親母親,和他體貼乖巧又純真的唐氏症兒子。兒子一出生,爸爸就耍峱逃避了,留下來的媽媽跟自己說:我要用滿滿的愛照顧他、養育他,向全世界證明一個唐寶寶即使只有單親,也能長大成幸福的人。
 

而她的確這麼做了。用加倍的關心、信心與注意力灌溉這孩子,讓他的情感不虞匱乏,被愛與愛人的能力皆滿滿有之。這裡,便導向第一個隱題:毫無旁騖的親情關注,是最偉大的,是一個人能給另一個人的最徹底付出,這是天性、是人心至美、是無怨無悔,卻也是一旦偏離了軌道——不論改變的是接受或給予的人——則絕對會失速墜落的。《花神咖啡館》的第二線設定非常精采:七歲的唐氏症男孩羅宏,有天在學校遇見另一個和他一樣的唐寶寶女孩(換言之,也跟其他人都不一樣的),他們是彼此世界裡唯一的同類,相近的顏色,合鳴的音頻。他們是同伴更是戰友。小男孩戀愛了,而他們不顧一切、不講道理地要黏在一起,這造成了父母的照顧困擾。
 
沒錯,我們一定在其他故事裡看過長大的男孩因為談戀愛了、而讓別無寄託的獨母傷心的故事。但《花神咖啡館》把「唐氏症寶寶」這設定反客為主、變成這試煉「提早」且「有說服力」的發生可能:因為他們單純、直接而且孤單亟需認同/陪伴,這非一般幼稚園裡小男生小女生牽手、爸媽一笑置之「反正你很快就會忘了」就算了的。這是連小女孩的父母都說:「這樣對他們比較好,專家說或許有治療效果」的強烈情感。
 

所以怎麼辦呢?在巴黎這個相對浪漫、困境更深,但有著可愛古董車和花型檯燈的時空裡,好可惜觀眾沒能等到答案。那說回第一條線吧!要到故事後段,你才會看出輪廓:《花神咖啡館》在主線想聚焦的,其實是那受傷的前妻如何「解釋」(片中選用這詞,我很喜歡)自己、整理自己以釋懷的過程。在這條線上,有大量的搖滾襯底:Pink Floyd、The Cure、Sigur Ros(又是Sigur Ros!而且好幾首),以低頻音堆起精采的情緒深度,是聰明的技巧更是被我愛上的契機。但真的可惜,在這般高水準的技術和質感下,卻沒有精鍊的故事,反而對自己的「迷幻」太自溺了。在許多片段都用大量的交互閃爍、剪接重疊幻視和夢境,讓人更難抓住語氣。
 

何況它還犯了一項大忌,即想以這段三角關係帶出其中的選擇/不忍/放手/罪惡感/勇敢實現自我等等命題。介入他人的角色如何自處?居中的角色怎麼自我說服?被迫離開的又該怎樣處理這境地?這是個稍一不慎,就會讓觀眾的道德燈亮起、進而選邊站,自此「再也不想聽你們廢話」的題目。而《花神咖啡館》仍然處理得不夠好,甚至放出「虛偽的道德主義!」這般指責,反而更顯得自己滿口「真愛」、「靈魂伴侶」、「我確信這是最後一站了」的某種,只是用嘴巴說說的虛浮。
 

到故事最後,這劇本終於掀開底牌,展露它的聰明。當這兩條線串在一起,那靈光是值得掌聲的,以蒙太奇和情緒連結,也真的拍出了震撼。但我想說的是:從一開始,想一口氣挑戰「親情」、「愛情」兩大題目的這劇本,就太狂妄了。更甭說它還想把兩者互作連結、逐戲對比——親情和愛情,在本質上就是不一樣的,愛情關係是選擇,親子關係不是;因而愛情必應追求對等回報,但親子關係無法。更重要的是,在第二條線裡正是愛情的殘缺,讓親子關係變得極端了呀!
 
照顧特殊的孩子本來就辛苦,更何況還是單親媽媽。這樣的際遇,造就這母親的「扭曲」,是沒人能苛責的悲劇;但《花神咖啡館》竟同時、還期待另一條線裡的前妻接受丈夫與另一個「天命的對象」在一起。這實在太苛求。
 

面對戀愛結束後、被丟下的那個人,能讓她真正康復的,不是什麼「真心祝福和放手」的態度,而是讓她想清楚:「這對象不適合我,對我而言他不夠好。所以就算了,讓給她吧!」在《花神咖啡館》最後,至少它懂得這項智慧(記得那句「真正最痛、但也最有效的點醒,是讓她自己接受『他不是你的靈魂伴侶』」嗎?)其實我想給這片八十分的,意思是看得很過癮、有創意有新意也有精采氣息。只是天曉得,「傷後自我療癒」的主題,是我最最重視的電影故事。而它少了那麼一氣。所以我寫了兩千字,都是真摯的可惜,希望讀到這裡的你,還是能相信我的最後這句:這部電影真的要看。奇幻影展在這週五、週日都還各有一場這部片,別錯過了。四顆星。
 
【熱情如火 / Some Like it Hot】★★★★
 
在2012年提起《熱情如火》,已經不能不從這畫面說起了:在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最後,當《大藝術家》拿下了最佳影片,導演米歇爾哈札納維西斯上台致詞,他在結尾的時候說:「我還想特別感謝三個人:比利懷德、比利懷德、和比利懷德。」而這部就是五十年前的大導演比利懷德最知名的作品,集合了三大明星:東尼寇蒂斯、傑克李蒙,及藉此奪下金球獎的瑪麗蓮夢露。
 

故事本身,說實話大概是我被手冊上的「完美」二字影響,而期待太高了吧!以兩小時來說總覺得可以再豐滿一點,或純粹和順暢也沒有《萬花嬉春》那麼徹底。但的確,從性別變裝到後半幾段瞞天過海的愛情戲,那種顛覆和意料之外的發展,考量到這是五十多年前的電影,真的讓人吃驚!它也精采示範了「喜劇」要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對白,及撐起這些對白的演員們(噢當然,節奏也很重要)。
 
對我而言看這部片最重要的,又是從另一個角度出發:為了一個月前剛在《夢露與我的浪漫週記》裡認識的夢露。這是我第一次看她的作品,而每當我在她的神情——那些講話的神態、語氣、節奏,眼睛望向前方的模樣,彷彿時時在期待著什麼的那單純的姿態裡——找到一絲熟悉,我的感想都會是:天啊蜜雪兒威廉斯真的演得好像!原來演得這麼像。
 

那是種生在五十年後的我們,無緣體會當初席捲全球的女神旋風的我們,回頭去發現她的時候,已無法單純的目光。譬如,當我在看她這片裡的演出,我所想的都是「當時,實際上的她,在演這些裝傻的戲份的時候,是不是很不甘願?」看完這片讓我完全理解了為什麼《浪漫週記》要藉著旁人之口來點出:她比誰都更想當個「演員」,而不想只是個「明星」。但看看這些角色、這些角色賦予她的形象,及這些形象在她演來的如此渾然天成,她或許就是史上最完美的擁有「明星天賦」的人。而那想當「真正演員」的自己則被困在體內,永遠沒機會出口。
 
因此,當我離開戲院,雖然也抱著五十年來幾十億人都體驗過的、對這女孩的疼惜,但真正能讓我愛上的,還是五十年後的蜜雪兒威廉斯。她多麼幸運,能當一個真正的演員。
 

最後說回這故事。其實我隱隱不滿的,是相較於同期的《萬花嬉春》、《星海浮沈錄》裡同樣也是藝人的女主角,都在歌舞、戲劇路上發光成就自己,這片裡的女性「夢想」竟仍是那麼真摯地相信、期待著「釣個金龜婿」,還被用計騙得對男主角投懷送抱、積極獻身。我當然知道這是為了發揮夢露的魅力(身為一個男觀眾我也覺得被「服務」到了),但這正是讓她永遠不快樂的理由呀!可惜。除此之外真的是部超好笑的喜劇。四顆星。
 
 
 

《2012金馬奇幻影展》小記(上):
《衝破黑暗谷》、《謎樣的情人》、《偶然》、《曖妹》、《多田便利屋》

《2012金馬奇幻影展》小記(下):
《真愛不純真》、《猜火車》、《奇愛博士》、《聖誕壞樂》、《福馬林之愛》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