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琢磨影音, 琢磨文字, 琢磨自己的地方
  • 9897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《特攻聯盟》


 
我還記得第一次去看《特攻聯盟(Kick Ass)》那天,明明是上映第一個週六的中午,一走進國賓大廳卻發現:全場只坐滿四成!那景象真是嚇了我一跳。畢竟,我從老早就注意到它的預告片,那看似惡搞卻煞有介事的剪接調調、那土里土氣卻真心誠意的英雄造型,還有主打超殺女(Hit Girl)的限制級預告裡讓人眼睛一亮的動態調度……不管怎麼看,都是一部超吸引人的電影,怎麼可能沒引起大家的注意?
 

但似乎就是如此,電影的宣傳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就算跟著公車滿街跑的那幾張海報都畫得魄力滿點,依舊沒讓《特攻聯盟》在一上映就引爆巨大的熱潮。但它又真的沒讓我失望。早在進戲院之前,我已經對它的視覺和喜感充滿信心,結果不但這兩項的表現出色,更有令人激賞的配樂和少女演員克洛伊莫瑞茲(Chloe Moretz)的「Star-Making Performance」。而在三個月後的如今,讓我還想為它寫篇文章的原因在於:我發現自己真的被這個故事說服了!
 
這真是相當難得。《特攻聯盟》簡言之,是一部新品種的超級英雄電影。而就像所有聰明的劇本一樣,它的主題雖然是漫畫英雄,它卻是想顛覆(或至少質疑)超級英雄這個概念——想當個超級英雄是否不切實際?要當個英雄得賠上什麼東西?這些彷彿就是失落環節的問題。只是到了最後,它又魔高一丈地回歸正宗英雄的感染力、點燃你我心中的熱血,悄悄召喚起那被拯救的渴望。於是《特攻聯盟》成了紮紮實實的、過去這一年裡最好看的超級英雄電影。
 

且先來看看它的設定吧!《特攻聯盟》的故事不是發生在超級英雄的宇宙,而是往外退一層——在你我所處的這個把英雄當偶像、當寄託、當嗜好或當商品的世界裡。戴夫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主角了,從他的魅力到性能到身世到個性、一點也不超級英雄。但熱愛漫畫的他提出了一個疑問:「為什麼真實世界裡沒人想當超級英雄?」只不過是戴上面具幫助他人而已,「How's that impossible?」
 
這是《特攻聯盟》說服我的第一個原因,它敢於探問如此實際的問題。身體力行的戴夫於是買來一套服裝、穿上它走出門去主持正義。而整部《特攻聯盟》便是成為Kick Ass的他如何實踐幻想、投入社會、見識現實再從中悟出一點點真理的過程。有趣的是,另一條由Big Daddy(大老霸)與Hit Girl主導的故事線又在同時、試圖回答另一道躲在背後幽幽閃動的問題:「為什麼有人想當超級英雄?」
 

「因為純粹的熱血與正義感!」如果問戴夫的話,這大概會是他的答案吧。然在《特攻聯盟》裡,被他視為「正牌英雄」的這對父女有身手、有裝備(看到沒!不是只有裝扮而已)、有訓練而且有計畫,卻隨著劇情推演、簾幕也緩緩拉開,屬於他們的解答漸漸浮現了:造就出Big Daddy與Hit Girl的,終究只是最切身的家仇血恨。他們仍然只是人,並不是神。
 

於是兩條線漸次交會,戴夫的白日夢不只換來了血淚,更眼看自己的天真變成愚蠢。才第一次出動,Kick Ass就被街頭的小混混捅成重傷,接著雖然出了名但也引來惡霸的目光、被捲入Big Daddy與黑道的恩怨中再難抽身。而「為什麼沒人想當超級英雄?」的答案也呼之欲出:因為現實世界的險惡,非常悲哀地,是讓沒有力量的人根本無條件吭氣的。生命太脆弱而個人太渺小,為了正義必須復出的代價,很可能讓這一切變得完全不值得。那些英雄們正是因為擁有Great Power,才肩負得起Great Responsibility。再回頭來看看Hit Girl,她確實又酷又超級魅力十足,但《特攻聯盟》不也提醒我們了嗎?這可是拿整個美好的童年去換來的啊!
 
所以嚴肅,所以深沈,所以企圖心巨甚。其實《特攻聯盟》從來都沒想搞笑的,它只是用那當甜頭、引誘大家掉入它的陷阱罷了。但這篇文章寫到這、越來越凝重,恐怕有不少人要開始懷疑:我們看的真的是同一部電影嗎?
 
好的那我且暫時打住,裝作這一切都沒發生過,從頭再來一遍吧!
 

你一定沒有忘記從一開頭,《特攻聯盟》就多麼精彩地抖了一個從天而降的包袱——首先是那穿雲透霧的鏡頭、劃破藍空降落在一個帥氣的背影上,然後漸層堆疊的交響樂響起、雄渾的氣氛中英雄昂然展翅,再縱身一躍下摩天大樓邊。鮮紅色的翅膀劃破空氣、帶起了底下群眾仰望與讚嘆的目光,然後他越飛越快、越飛越快,幾乎要與光電同速了……接著,栽在一輛計程車的車頂上四腳朝天。
 
交響樂的背景消失無蹤,取而代之的是收音機裡Hip Hop搖擺的節奏。《特攻聯盟》首先值得大加讚賞的,是它(至少前半)讓人看得捧腹不已的喜劇感。雖然有些挺低級、有些很老梗,但從男主角完全美國YA電影(一點都不潮的那種)的身影走進學校開始,行雲流水般毫無冷場。這除了要歸功導演的掌握,還有另外三點我想提起:
 

首先是演員們。在本片扮矬扮俗的艾倫強森(Aaron Johnson)一穿上那身豔綠裝,走起路來整個就逗趣滿點;尼可拉斯凱吉(Nicolas Cage)的大老霸制服有種裝模作樣的神秘感,而克洛伊莫瑞茲的人小鬼大、那早熟又震懾全場的穩定度更讓這對父女成為最搶眼的星光;再看看一向霸氣滿滿的馬克史壯(Mark Strong),我真是愛死了他在跟蹤假Kick Ass的時候、那在車中越看越火大的那句「還給我擊掌咧!擊什麼掌?等一下我擊給你__!」
 
再來,《特攻聯盟》充斥著讓年輕人熟悉不已的典故連結:從想當然爾的《蜘蛛人》、《蝙蝠俠》到芭莉絲‧希爾頓,再從《醜女貝蒂(Ugly Betty)》到《LOST》到《美國心玫瑰情》;更多的還有網路語彙的運用:MySpace、Skype以及關鍵性的YouTube等等。這一方面是要貼合現世的存在,二方面更是《特攻聯盟》試圖挖掘網路的即時性和大眾的一窩蜂性格對「英雄」這符碼產生的影響吧!大眾是渴望被救贖的,渴望有聖像(Icon)可以崇拜的;但同時大眾也是嗜血的,是滿載著偷窺慾而缺乏同情心的。
 

然後第三點:《特攻聯盟》的喜感有超大一部份,其實來自它的配樂。事實上在殘暴度高於平均值的視覺呈現背後,正是許多配樂的「玩樂」氣氛讓這部電影變得沒那麼沈重。大量的明亮搖滾和戲謔式的影音搭合讓全片有種荒謬的反差,而看過的人一定不會忘記以下橋段:The Prodigy的〈Omen〉搭配Kick Ass單挑三個小混混的奮戰、The Dickies的〈Banana Splits〉與Hit Girl的首次出場、Joan Jett的〈Bad Reputation〉和最後的長廊狂戰、以及貓王的〈An American Trilogy〉與那超有爆點的飛行背包……
 
很顯然,視覺上的掌控是《特攻聯盟》最重要的魅力來源。幾段精心設計的武戲像是Big Daddy大鬧倉庫與Hit Girl每一次出手,都透露出馬修范恩(Matthew Vaughn)不只是《星塵傳奇》裡那個還過得去的商業片導演,還有更創新的目光與才華。但另一方面——我終於要說了——這也是《特攻聯盟》讓我不確定該怎麼看待的核心癥結的來源。
 

且先把時間往回拉一點。最開始,《特攻聯盟》只是鬼才漫畫家馬克米勒(Mark Millar)的一段構想,在他把這點子告訴馬修范恩後,兩人決定一個把它畫成殘酷又血腥的系列漫畫、另一個則寫成電影劇本。而為了搬上大銀幕,馬修范恩其實已經把故事減糖又去冰(呃應該是小辣又不加芥末),但其中的某些尺度還是超出了八大片商的底線。於是大膽的他最後決定一切都自己來。
 
那超出底線的到底是什麼?說穿了,其實就是集所有光芒於一身的Hit Girl吧!才年僅十一歲的小女孩,卻不止武刀弄槍、殺人如麻,還滿口讓美國觀眾如坐針氈的髒話(這部份,隔了一層語言敏感度的我們確實好過了點。)你一定記得她第一次出現在那群小混混的毒窟,那宛如超新星降臨般的存在是克洛伊莫瑞茲的「A-Star-Is-Born-Scene」。但那場戲真讓我第一次看就皺眉、第二次看仍不能馬上適應。看看她:拿著一把大刀在房間裡玩遊戲似地進行實質上的「屠殺」,以一種大人欺負小屁孩的身手輕鬆宰掉所有人,且還樂在其中!就算不考慮第一句對白裡那個「c-word」,光看她在殺人的空檔還拋出那麼天真又得意的笑,就讓我渾身不自在了。
 

即使有個處處想寫實的劇本,但在殺人與被殺的這件事情上,《特攻聯盟》又似乎想把好壞人二元化。而如果這二分法不成立,則Hit Girl的作為也無法不畫上問號。也許相對於漫畫版,電影版的《特攻聯盟》藉由對Big Daddy的核心設定不同,已經避開了讓Hit Girl變得毫無童真的悲哀描寫,但這樣的轉化依然不免留下痕跡。而那欲言又止的觀點,究竟是想嘲諷?想控訴?還是想歌頌?亦無法統一。
 
(但我還是想補充:撇開角色本身的爭議性不談,克洛伊莫瑞茲在此的演出真是讓人炫目。不說別的,光是她切換在Hit Girl的舞台魅力和小女孩的驚慌脆弱間——一次是被壞人差點從背後偷襲、被Big Daddy所救且被念了一句後,另一次是看見身陷火海的父親的瞬間大喊的那聲「No!!~~」——已夠讓人驚豔。而我更是非常贊同Lizzy所說的:「她不是受害者、也沒有被貶低為『eye candy』之類的性玩物,不是那種穿什麼短褲短裙大腿襪加上爆乳裝的女打者。」在這方面,《特攻聯盟》的拿捏至少是恰當的。)
 

然文章寫到這裡,我又要捫心自問另一個問題了:那就是,即使前半段看得有點皺眉,但為何兩次在戲院裡、看完了《特攻聯盟》後,離場的我都是一心徹底的滿足?為何那些曾讓我疑惑的小瑕疵,到後來又都變得毫不在意了?
 
要認真回答這問題,我會說:那是因為《特攻聯盟》的最優秀之處,同時也是讓這部片擺脫虛浮而真正擁有重量的,是一場魔術般的轉折戲。
 
在那之前,且讓我再回頭講一點配樂。
 

其實《特攻聯盟》的聽覺,不只有前面說過的逗趣的唱曲運用,還有一系列極好的交響樂。這也讓這部電影優秀的拼貼色彩延伸到了音樂上——從John Murphy的《毀滅倒數二十八天》、《太陽浩劫》到他和Henry Jackman、Marius Vries分工合作的各個片段,《特攻聯盟》把激昂人心的交響恢弘和衝突強烈的電子樂交錯纏繞,造就出綿密的情緒控制線。這樣的繽紛和高能量,藉著兩極化氣質的來回拉扯,讓開場那看似老梗的交響和弦到了後半、甚至悄悄成為電影的主旋律。
 
所以來說說那場戲。當Kick Ass與Big Daddy雙雙中計而被帶到某個鬼地方,那些混混們正打算把他們凌遲至死並直播給全世界看。跟著那一拳拳一棍棍打在他們身上,整個敘事也被拉往極黑暗的地方。那疼痛和無處可去的窒悶感,不論就情緒的深度或慘況尺度而言,都讓人驚嚇。這突然丕變的發展遠遠超出我們預期、和電影前半根本不成比例。
 

那為什麼說這是一場魔術?因為……承認吧!原本我們還覺得那些混混有點可愛的,不論是被斷指頭的小嘍囉或被丟微波爐的俄國佬,旁觀的我們都是抱著戲謔的眼光在看待之。但情節至此,《特攻聯盟》非常巧妙地運用了同理心——那些惡黨們一拳拳打在Kick Ass與Big Daddy身上,卻彷彿被揍的是我們,因為那看好戲的心態成了反噬的力量、因為「沒想到這片居然會這麼痛!」、因為其實我們也跟他一樣天真的……
 

然後,隨著蒙面的那傢伙拿出打火機準備動刑,那一刻我們終於在絕望中、開始企盼起超級英雄的存在。也就在此時,分毫不差地,他突然中彈倒下、接著全場的燈光在半秒內通通被打滅。也許一半的我們早就猜到如此、另一半的我們卻又不敢奢望,但隨著〈Nightvision(夜視鏡)〉、〈Strobe(閃光燈)〉兩首電子曲開始燃燒,Hit Girl的席捲全場終於帶來了救贖。
 
被綁在椅上那兩人的悲壯和心有不甘,讓少女的降臨變成神蹟。而連續兩次,當她拿起那把裝上閃光燈的手槍在點滅的藍光中衝出奮身殺敵,我都毫無招架地飆出了淚。我真的想不起來,影史上還有哪段超級英雄的救援場面比這更動人的?
 

我終於明白我們其實有多希望、且不是幻想式的崇拜而是真的就希望在這現世裡,有超級英雄的存在。由此再難回頭,在那之前《特攻聯盟》所有的遊戲感和讓人發噱的假正經,都轉化成不折不扣的悲痛和浪漫;當戴夫再次步出門外前,他說了那句「With no power, comes no responsibility - except, that wasn't true」;而在決戰結束後,活下來的兩人乘著噴射背包、蜜蜂般地飛翔在摩天大樓間。也許那一幕是滑稽大於帥氣,但那當下,我相信所有人心裡都和他們背後的東昇旭日一樣燦爛吧!
 

終究,我們熱愛英雄的理由不是因為他們超級,而是更重要的:他們在執行某種我們相信的正義。這也讓我想起第二度出任務的Kick Ass,他在回嗆那個百思不解的混混的時候說了:「三個混蛋,仗著人多就欺負一個落單無法還手的人,而且還是大庭廣眾之下!然後你還敢問我有什麼毛病?」
 
其實只是想做點值得燃燒青春、投入幾許熱血的事情罷了。否則,難道就眼看自己化作那灰撲撲黑濛濛的現實的一部份嗎?
 
要是真的如此,「I'd rather die!」他如是說。
 
真的是Kick Ass。
 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